top of page

城之歌・歌之城——吳泓鋒校友


城市影像與廣東歌,看似是兩種完全沒關聯的事物,但兩者融為一體,卻可能擦出不一樣的火花。崇基校友吳泓鋒,從小時候便沉醉於廣東歌的世界,富有港式文化的廣東歌,往往令他聯想到城市的一隅一景,適逢崇基圓夢計劃給予他寶貴機會,讓他實現心中夢想,令沉寂在內心良久的構思化為現實,將廣東歌與城市影像來一個跨界「吾樂城」展覽。


問:你會怎樣形容策劃「吾樂城」展覽的「圓夢」之路?


策展是一個大膽想像、小心執行的過程。要在康本國際學術園擺放個人展覽已經是一個大膽想像。試問一個學生憑甚麼在全大學最繁忙的教學樓「霸兩個星期」擺「自己嘢」?我想是憑崇基這個「後台」吧。首先感謝學院協助我入紙申請借用教學樓。之後就是一關又一關的審批。以往從來沒有人以廣東歌主題策展,校方固然有他們的憂慮,我需要鉅細無遺地將我的概念、展覽內容、場地設計製作成多份報告給他們,這就是小心執行。


又例如很多來賓都讚賞那個吊畫式展架,甚至有商學院教授邀請我展覽完結後把展架轉贈給她。這個大膽的設計得以呈現,也需要費盡心思地執行。展架、相框、相框上的釘子,是我分別從三間公司購買再自行加工,若然尺寸失之毫釐,整個設計又要推倒重來。最後的成品和我構想有八成相似,對我而言已經是非常鼓舞。剩餘兩成是若能多加一塊「用作品說話」的霓虹燈牌掛在展架上給同學打卡,就更為完美。


吳校友面對策展壓力的解決方法是「早啲瞓」,朝早醒來後才有力氣「諗計」,面對接踵而來的挑戰。

問:為甚麼有廣東歌X城市攝影這個構想?因應甚麼條件選擇作品?


讀大學時暗戀一個女同學, 大家都很喜歡廣東歌,當時她有一個專門發布手寫歌詞和城市攝影的IG 帳戶。這個跨界形式一直埋藏在我心裡。在展覽中我選了十六首歌來代表千禧年後不同時期的樂壇發展。所以是先選歌詞、後選相片。


合作的攝影師Jerry Wong是我的好朋友,邀請合作時他已經累積了不少攝影作品,我拿著十六句歌詞在他的作品庫中配對合適的城市影像。選擇條件只有一個 —「有Feel」(有感覺),即是相片和歌詞能相映成趣。部分歌詞和影像真的異常相配,讓我們非常感動。


問:這項活動有甚麼主要目的及意義?


這個展覽有兩個主要目的。一是讓我在Final Year(結業年)有個藉口重新聯絡那位女同學、二是爭取在崇基學院舉辦的FM530音樂會的唱歌表演機會。當初計劃書是設定音樂會和歌詞展覽會同期進行,可惜天意弄人,演出未能成事。所以這個計劃對我最大的意義是學會接納生命中的不似預期。


當然,展覽是希望推動廣東歌,展覽期間聚集了許多知音人駐足討論,這是幸福的。其次,展覽創造了一個平台讓有才華的本地藝術家分享自己的作品,這些也是我策展所期待的事。


問:舉辦這個展覽遇到甚麼困難或挑戰?


出現很多不似預期的事情。首先,這個展覽由二○二一年九月籌備,原定二二年三月舉辦,可惜因為疫情延後至十一月。此時,我已經是一個打工仔,只能靠公餘時間去應付各種行政工作,包括回覆各單位電郵、物資採購、跟進設計和撰寫宣傳文案等。


而能夠落手做的都不是最困難,等待才是。正如前文所說,大部分的展覽物資都是在網上訂購,面對一改再改的貨期、尺寸和數量不對,這些並非不能解決,只是不知要等多久才能夠解決。這種等待所帶來的焦慮將我拖垮了,展覽前的十月甚至壓力大到得了胃潰瘍。身體毛病、正職工作、展覽事務三方面夾擊令我多次情緒崩潰。面對各種問題,我的解決方法是「早啲瞓」,朝早醒來後才有力氣「諗計」。


展館內的城市影像作品以吊畫式展架展示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