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距離 連繫崇基——冼雋謙同學



常言道,大學課程以學術為本,書院教育以學生為本;奈何疫情之下,一切以防疫為本,人與人的隔阻由此而起。「宋常康創意獎(2021-22)」二等獎得獎者,今年修讀電子工程四年級的冼雋謙同學,運用創意,希望將其所學,應用於所處環境之中,他的崇宇宙 + —實擬虛境概念計劃應運而生。冼同學反虛為實,提出以遙控和 AR(擴增實境)、VR(虛擬實境) 等技術,分階段透過網上平台、功能性機械,乃至機械人,讓身處遠方的崇基人得以投入課堂、體育活動、實驗,甚至宛如現實的日常交流,務求消弭人與人之間的疫下距離。


冼同學認為:「只要用你的想法來詮釋一件物件,你就會成為該物件的創造者,為它賦予特殊意義。」

問:為什麼你會有崇宇宙+的想法?


由去年十二月起,香港爆發第五波疫情,政府再次頒布多項社交距離措施,而學校亦開展了網上課程。在今年初起的數個月,疫情再度肆虐,大家又要回到虛擬網絡世界生活。疫情期間,協助上課、開會 / 舉行會議、社交等的工具應運而生,為的就是避免人與人的實體接觸。而這種生活方式的轉變,的確讓我們在受到限制的環境下與人交流,同時觸發元宇宙興起,使我們能體驗高度仿真的虛擬生活。


問:可是,這真的就能讓我們回復正常生活嗎?


雖然網絡科技能維持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但這些活動都只能在虛擬世界內進行,並不會為實體世界帶來任何改變,這種交流模式或多或少都失去了一些意義。正因如此,為了讓大家能維持社交距離,同時又能在實體世界中交流,更加感受到其為現實世界帶來的意義,我便構思了崇宇宙+ —實擬虛境計劃。希望能借助實擬虛境的方法,讓所有人都能以低風險的方式在現實中生活,同時亦可以用遠端的方式影響現實世界。


問:如果疫情過去,崇宇宙+意義在哪裡?


崇宇宙+雖然因疫情而生,但疫情的完結並不會令計劃全無意義。在計劃中,它推崇的是一種遠端控制現實的構思。若果疫情有幸結束,遠端控制現實的需求仍然存在。就如疫情前大家都會使用網絡通訊軟件溝通一樣,崇宇宙+只是提供一個更全面、更真實的系統讓大家交流,饒富意義。


問:你如何看創意?是否需要實際操作?需要對社會有用嗎?


有幸能獲得宋常康創意獎,這個獎肯定了我的創作能力。其實創意並非專屬具有天份的人,而是人人皆獲賦予這種能力。於我而言,創意就是給予和引導其他人,以全新的角度去思考這個世界。它可以是一件實體,或者是一種概念。從我的角度來看,我會覺得用藝術品來形容創新的事物更為合適—它不一定需要對社會有任何裨益,卻需要有存在意義。只要用你的想法來詮釋一件物件,你就會成為該物件的創造者,為它賦予特殊意義。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運用個人經驗去詮釋某件物件,而每個人獨一無二的經驗,會為同一件物件賦予不一樣的定義。這就證明,其實為事物詮釋這種行為,人人皆能,是一種發揮創意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