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接納差異 以愛共事——蘇成溢牧師


蘇成溢牧師 崇基學院神學校董會主席

蘇成溢牧師與崇基的淵源,可追溯到其學生時代。由本科生開始,他在崇基先後完成與神學相關的學士、碩士及博士學位;事隔多年後,蘇牧師回歸崇基校園,出任崇基校董會成員及神學校董會主席,作為一名校友和牧者,在推動崇基發展上不遺餘力。


崇基:啟迪智慧 豐盛生命


早在少年時期,蘇牧師已尋得個人信仰,成為了基督徒。從一九八五年至今,開展了長達三十多年的牧職事奉之路。在最初五年的神學訓練中,崇基成為他求學路上的重要角色,幫助他重新建構對信仰、人生和使命的認知。「人為何會有罪?是先有罪人還是先有罪?罪只牽涉到個人?群體?還是整個社會?」他說在崇基求學的日子,徹底顛覆了他過去對基督教核心思想的基本認識,例如罪、永生等的認知。他指出,崇基提供了全面的神學和宗教研究課程,例如他曾修讀過「亞洲宗教」,也有一科「無神論著作者研讀」,使他有機會接觸不同宗教,學會接受並包容各類型人士,包括其他宗教信仰的、反基督教的、甚至無神論者,有助他學習彼此尊重、擁抱有不同價值觀的人。


在學時期,崇基給予蘇牧師的,不只在於知識層面的啟發,還給他豐富的校園生活。談到他還是神學生時,蘇牧師表現得十分雀躍。「我們想吃好點就會到研究生宿舍飯堂,那裡有蒸魚等豐富小菜。也會到眾志堂吃飯,經常在那裡看到神學院學生與其他系同學激烈地辯論宗教和信仰上的問題。」他衷心希望崇基能透過千人宴及校慶等各項校園活動,凝聚崇基人的精神,推動崇基繼續向前邁進。


一九九○年為人施行聖水禮

教育:靈性修為 止於至善


「對於我來說,崇基的校訓『止於至善』,代表追尋完美的目標,永不止息。作為牧者,我相信人應該建立整全的生命價值,包括身、心、靈、社。」蘇牧師除了專注於教會侍奉工作外,在教育上也有一番個人見解。他認為大學生除了知識,也要培養出良好的品格,貢獻社會;而擁抱崇基「止於至善」的精神,正正是指向要追尋靈性成長的人生。


然而,在追尋完美的路上,人生不一定事事圓滿成功。蘇牧師曾經有一段沉重的經歷,令他反思生命裡,甚麼才是最值得珍重。有一天,他收到一通來自醫院的電話,希望他能前來探訪一位他並不認識的病人,他義不容辭地答應了。可是,由於蘇牧師當日一整天也給工作填滿了,直至晚上九時,為免打擾病人,決定第二天才赴約。直至翌日清晨,當他趕到醫院時,發現病床上空蕩蕩的,原來病人剛剛在一小時之前離世了,當時蘇牧師十分難過。現在憶述該場景時也感慨萬分:「無論如何,人一定比工作重要,當別人需要自己的時候,應視生命為唯一優先。」對於他來說,「止於至善」其實不是指只追求人生中一些有形的目標,而是在追求完美目標的過程中不斷學習、反思,使靈性修為不斷提升。


蘇牧師(左七)一九八五年神學畢業時與宗教系師生合照。老師包括沈宣仁教授(左八)、江大惠先生(左十)、李熾昌教授(右二)和吳利明教授(右三);同學包括張美珍博士(左二)、劉子睿牧師(左十一)和黎志添教授(右四)。

談志說理:接納差異 彼此尊重


基督教中的核心思想是「愛」,常聽說「神愛世人」。現實中,我們面對社會動盪或疫情帶來的各種衝擊,除了愛護自己,應該如何摒棄本位思想,關愛所有人?對社會以至國際大小事深表關注的蘇牧師,看到現今的世界人要共同達到美善的目標是有一定困難的:「若然大家只堅持己見,不肯踏出一步尋求共識,只會永遠看不到出路。」


「人類是多元的,有良善的、有邪惡的;每個人的性格、優點弱點、高矮肥瘦也不同。我們可以在彼此之間找出共通點,再求同存異,學習接納差異、彼此尊重、以愛共事。」關於這方面,他提到二○一二年的國教科事件,「當時有教會與學校之間對於是否設立國教科持不同見解,但經坦誠對話,彼此尊重,最終也達成共識,作出最終決定。」他認為大前提是各方要坦承相對,聆聽別人意見,彼此真摯交流,定能找到出路。


蘇牧師(左一)出任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與時任主席李炳光牧師(右二),陪同英國基督教代表團與時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中)見面。

面對衝擊:以愛出發 以愛共事


蘇牧師對於「愛」也有獨特的見解,他引用新約聖經《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第四至七節作總結—「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蘇牧師認為,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情緒,我們或許也曾經歷情緒失控,面對別人蠻不講理的攻擊,他深信退一步海闊天空,讓步並不等於理虧:「人與人之間共處,凡事以『愛』為出發點,時刻保持和諧關係,學習接納差異、彼此尊重、以愛共事,這是人生不可或缺的追求。」


學生記者 洪家曦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