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人於良境——陳早標校友


陳早標校友 崇基學院校董

陳早標先生是崇基校友(一九七九/生物),現為經濟日報集團執行董事、社長及集團編務內容總監,同時身兼崇基學院校董會成員之一,為校園設施小組委員會召集人,致力推動學院發展其配套設施。



情景交融:環境啟迪人生


細雨飄飄,草木青翠欲滴;風度翩翩,學子氣質昂揚——初踏崇基校園的陳早標校友,身心舒暢之感油然而生。他深受環境吸引,毫不猶豫選擇入讀崇基學院,也就此展開了一場影響畢生的人景交流。


「崇基有得天獨厚的景致和人文氣氛,在這裡讀書是很舒服的體驗。」陳校友說。大學年代的他走在教學樓裡,聽見山風吹過來,低垂的樹影中綠葉搖曳。偶然經過一間教室,老師在講述佛教的哲學,不禁推門而入,旁聽講堂,在綠樹成蔭的山頭上完成了一場心靈的洗滌。「那時候我們上崇基的人生哲學課,指導我們思考生活的意義。為了金錢?名譽?還是別的東西?失眠的夜裡,我們也常望著夜空,不是想學習的事情,而是思考人生意義。」陳校友憶述。清幽環境能夠撫平內心,劃出一個獨自思考的空間,啟發年少的他初探生命的真諦。


陳校友與校園環境互動自然而然,甚至改變了他的人生道路。他本來以生物學入讀中大,卻對生物化學選修課興趣乏乏。懊惱不已之時不禁在校園裡遊走思考,拐過枝繁葉茂,綠草如茵,偶然瞥見花園裡一隻棕色的猴子,正是心理學系同學的實驗對象。他和身旁友人探討過後,靈機一動就嘗試認識心理學。陳校友發現自己對心理學有濃厚興趣,便決心副修心理學,在之後的學習中成績、樂趣雙收。這次經歷培養了他努力實現目標的思維方式,無形中鼓勵了他在畢業後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傳媒行業,以興趣作為最強大的推動力。過程雖然辛苦,卻是青春無悔,他遂以汗水打拼出今天的成就。「大學制度容許學生根據自己的喜好和性格選課。假如沒有崇基的環境,當年的我便沒有機會遇見和發揮自己的興趣。」這份源於環境的啟發,併發思考,導出意想不到的人生方向。


「很感恩我在成長階段沐浴了中大的教育,我一生的價值觀、為人處世技巧和人生態度就此形成。」陳校友道。中大自由開放的學風和與環境的諸多交流,引導、啟發和造就一代代學子找尋自己的興趣,內化成人生觀—「那是我們的good old days。」陳校友說。迷茫時仰天發問,從山林間彳亍,在靈魂裡思考,一步一步成就了今天的他。


陳校友(前排右一)參與應林堂足球比賽

飲水思源:無私回饋母校


對陳校友來說,能在青山綠水的清秀環境中成長不僅是一份恩澤。家境不算富裕的陳校友幸得政府的貸款,才能完成五年的大學學位與教育文憑。「如非社會人士的貢獻,哪有中大?」他語帶誠懇。當年在政府及社會提供的經濟援助下享受豐富學習資源的他,對社會深懷感恩,願盡己所能回饋社會的幫助。「我們享受過,希望能讓更多人享受。」他說。


這份感恩和助人為樂的理念也貫穿在他其後的人生決定中。「或許對於我們來說只是一個小小的舉動,但對他們來講就是一生的影響。」所以,力所能及的事,即使身兼百職,陳校友也總會積極參與,盡己所能幫助中大學子,如同當初受助於社會的他。


除了積極參與崇基事務,陳校友在近年擔當崇基校園設施小組委員會召集人。「我在新聞界做了很多年,接觸面廣,人脈多,能夠以大眾角度分析利弊,使學校的決定更有認受性。」長年累積的豐富社會經驗讓他以寬廣的視野看待事情,從社會發展大方向出發,以誠懇忠實的態度服務大學和社會。


崇基千人宴始於一九七六年,陳校友(右三)參與首屆之籌辦,樂於與同學一同應對新大型活動的挑戰

交流往來:締造互動環境


時光更迭,山水依舊,中大卻不復三十年前的你來我往。當年熱氣騰騰的眾志堂是陳校友印象最深刻的地方,那裡有為學生而設的信箱,加上開放式的建築格局,造就了一代學生的聚集之地。在通訊設施尚未發達的年代,拓展社交圈子、交換筆記、學習牌藝甚至追求心儀的女生,通通發生於此。陳校友認為眾志堂提供了一個空間給學生交流往來,於是,思想在此碰撞,活力在此點燃,動人的故事亦因而萌生。可是,眾志堂滿堂熱鬧的面貌如今不再。「當年學生聚首一堂的熱鬧氣息已經沒有了,重返舊地,也無法感受到當年濃厚的人情味。」


深受環境啟迪的陳校友深刻明白到營造共融環境對學生成長的重要。所以,當構思校園設施時,他不僅以崇基特色—音樂、社會服務和靈性修為入手,更秉持交流共融的理念。他預告,崇基學院將會拆卸並大規模重建教職員宿舍E座,當中建設包括兩棟學生和教職員宿舍。兩棟宿舍中間將設師生互動空間,冀提供一個實體平臺促進師生交流。「設施總有一天會過時,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是活的。因此,關鍵的是要有適當的活動讓人能夠享受其中,才會讓彼此間的關係歷久常新。」


縱然事過境遷,當初由崇基環境而生的啟迪,現正一一以嶄新的姿態重歸崇基。


學生記者 陳軒穎


眾志堂是陳校友(右三)與友朋聚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