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溯——蒲木權同學



主修生物化學的蒲木權同學,不僅醉心於理科世界,也享受文藝攝影的樂趣,過去曾於崇基的不同活動中擔任攝影師,記錄了崇基的點滴。讓他溯洄有關崇基及個人回憶,正是「攝影」兩字。


蒲同學於崇基學院七十週年校慶藝術作品展之參展作品

蒲同學於未圓湖畔捕捉夜鷺雋美之態

問:可否簡談你在攝影路上的成長歷程?


從我選擇崇基作我的首選書院的時候,彷彿就在那時候就埋下了伏筆,讓我在崇基這個大家庭裡認識到多位學院教職員和同學,多得他們讓我接觸到不少攝影工作。我個性內斂,要不是他們給我不同的機會負責活動攝影工作,恐怕我現在還是個對攝影一知半解的新手。回眸大學一年級,我對攝影一竅不通,但出於好奇,我就上了「崇基攝影學會」這支莊。當時,我認識到攝影經驗豐富的莊員,從他們身上吸收知識。慢慢地,我也擁有了屬於自己的一部相機,閑時外出拍照,十分寫意。


閑時四處遊歷,隨心隨拍

而我記得第一次正式於崇基擔當攝影崗位的是在二○二○年的夏天,負責拍攝畢業生的個人照。及後,我不時以攝影師的角色穿梭於崇基的許多場合,包括週年研討會、崇拜、週會、回家宴、考察團及校董訪問等。換成另一視點,透過快門去觀看崇基的運作,這些參與經歷積累起來,增添了我對崇基的歸屬感。




蒲同學曾參與泰國義工服務團並為當地學童建造遊樂設施

問:攝影於你而言有何意義?


溯,有回溯過去的意思,就像攝影一樣,每當我看到舊照片時,總會懷緬過去的光陰。拍下的每一張照片,都見證了我的成長經歷以及攝影技巧變化。我愛攝影,除了因為我愛「美」,更是因為我想留住某一瞬間的溫度、速度、感情和態度。攝影,不單是按下快門,更需要明白甚麼是自己追求的「美」。於我而言,在工作中或者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美」圖後,獲得肯定和支持,是為一種「美」;而另一種「美」卻不計較攝影美學,而是照片標誌的時刻和意義,是唯獨自己才懂的「美」。因為我想回溯時光,所以才攝影。

蒲同學於二〇二〇年以作品「賞.鏡」參與學院攝影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