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樹 此心安處是吾鄉 // 潘銘基教授


未圓湖的無憂樹來自廣東省華南植物園。在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容拱興博士以港幣一百元之「友情價」購得無憂樹,並由當時校友會幹事吳海城親自由內地運送回崇基校園。無憂樹於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植根於未圓湖畔,當時有近千名崇基校友參與「九七全球校友重聚大會」(大會在該年六月二十八日至七月三日舉行)。無憂樹由時任崇基校董會主席熊翰章博士和院長李沛良教授親栽,意義深遠,當天雖然雨一直下,但仍然無減數百名來自全球各地的校友共同見證如此歷史時刻的雅興。香港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祖國,自中英聯合聲明於一九八四年簽訂以來,有人或擔心未來而感到茫然。無憂樹的移植,蘊含了凡事無需過分擔憂之意,同時抒發了對當時社會的冀望。無憂樹本身更是佛教聖樹,相傳佛祖釋迦牟尼便是在無憂樹下出生的,寄寓著佛祖努力化解人世間的苦難,為世人帶來無憂喜樂。


能夠以無憂命名,無憂樹擁有著令人神往的美名。走在未圓湖畔,在曲橋的北端位置,我們會發現一個圓形的小花圃,這裡便是佛教聖樹「無憂樹」所栽植之處。崇基學院本著「崇奉基督」的精神創校,無憂樹在象徵以基督教為本之餘,同時亦代表了學院具備著包容的精神、開放的態度,以及求同賞異的襟懷。我們為甚麼想要「無憂」呢?當然是因為人生總是滿有憂與樂的。《周易.繫辭上》說:「樂天知命,故不憂。」能夠在憂思之際求樂,並在歡欣喜樂之時而不忘憂,無憂樹時刻提醒我們當以天下憂樂為念。


無憂樹原產於中國雲南、廣西,以及印度、中南半島等地。每年在三至五月開花,七至十月結果。花朵盛放之時,火紅的花蔟綻放在樹冠上,遠眺仿佛一座金色的寶塔,在雲南地區又稱為火燄花。無憂花屬是豆目豆科下的一個屬,此屬有十一種,其中在未圓湖畔栽種的是中國無憂花(Saraca dives Pierre)。香港回歸前栽種了中國無憂花,至今已經植根崇基校園二十多年了,所選品種,寓意深遠,教人駐足往觀再三。


人生不免面對種種憂慮,憂從中來,如何排遣,古今中外的文人墨客提供了不同的方法。三國時代的曹操,號稱一代梟雄,在他的名篇〈短歌行〉裡,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遇到憂慮,我們也許在尋找東野圭吾筆下的浪矢雜貨店,並且修書一封,以求解憂。我們生活在崇基校園,大可省去尋秘解憂的過程,因為這裡生活了一棵名正言順、名副其實的無憂樹。


二○二一年九月的新學期,在新冠疫情之下,師生重聚校園,回復了久違的熱鬧,充滿生氣。無憂樹仍在,觀賞者是否感到無憂,完全仰仗一己在心態上的調適。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外在環境影響了一切,是喜是憂,隨時遷移。其實,「登山」之所以能夠「情滿於山」,「觀海」之所以能夠「意溢於海」,一切皆在乎我們主觀的用心。此心安處是吾鄉,能夠做到坦然面對,不單止是no worry,更是worry-free了!


潘銘基教授 // 中國語言及文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