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基七十年:蛻變與演化——魏智樂同學


魏智樂同學

二○二一年七月,學院舉辦「『香江薪傳』校史考察團─ 基督教大學在香港的延續與承傳」(下稱 「校史團」),在崇基慶祝創校七十週年之際,探訪本港多處與校史和基督教教育相關的地方,認識崇基和基督教高等教育的發展。歷史系三年級魏智樂同學正是校史團成員。


問:在校史團裏,你最關注的問題是甚麼?

答:在校史團員第一次見面時,我說,我想知道在每人心中崇基辦學的意義是什麼。崇基學院傳承了國內十三所基督教大學的教育理念,先賢多有遠見,這是老生常談。但這歷史敘述,關我們甚麼事?在偉人的故事之外,我想知道每個崇基人做了甚麼,塑造出怎樣的崇基?校友和學生又是怎麼看?我們如何被過去形塑,又將怎樣參與未來?

參觀會督府,為崇基早期校舍之一

問:你最喜歡校史團中哪一項活動?

答:參觀夏達華聖經世界。我和葉望洋同學為校史團寫團刊介紹行程,發現夏達華不是影星,而是希伯來文「上帝的話語」的音譯,從此對這個行程產生興趣。那裏有個博物館,展出聖經所提及的植物、器物和書寫用具等,參觀者可以從中認識耶穌和門徒生活的世界。聖經為甚麼會這樣寫?若然不知道這些背景,我們無法解答這道問題。


同理,我們為甚麼要強調崇基承傳基督教教育和博雅教育?不知道十三間大學和中國教會當時身處甚麼時空的話,這是無從稽考。校史團看的不只是崇基校史,還是近代香港基督教史。看到這圖像,才能理解崇基何以有今日的模樣,才知道學院「承傳與蛻變」的意義。隨著時間推移,崇基已逐漸紮根香港,它面對的挑戰,它的改變,與社會息息相關。崇基校史,其實就是香港歷史的縮影和呼應。香港從何處來?崇基從何處來?我們從何處來?這幾個問題都是緊密扣連、互相影響的,崇基的過去與我們息息相關。

問:你認為校史團的意義在哪裏?


答:校史團給我的最大啟發,就是將過去、現在和將來連結在一起。將時間視為連綿不斷的概念,就會發現,在探討崇基七十年的「承傳與蛻變」之上,還要注意「演化的過程」。「蛻變」只有一次,但「演化」卻是持續不斷的,我們最後要放眼在這點。我們要問,崇基往後該怎樣繼續發展,做甚麼改變,才能辦好教育?辦校的意義,崇基為我們正式鋪設了背景,但在此之外,為教育賦予意義,始終在我們每個人。追本溯源,有助我們認識過去,知道前人為崇基的教育賦予甚麼意義。在這基礎上,崇基人再摸索和建立出自己的答案,自然會覺得崇基往事,與我相干了。


考察團於聖約翰座堂舉辦啟動禮暨感恩崇拜,出席嘉賓與團員合照